四十岁,该做做减法了

类别:心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16-03-16 | 人气值:

早春,天气渐渐暖和起来。

脱掉冬装的日子,本应该特别轻松和舒爽,却因为一脑袋又厚又多的头发难洗难梳,闷热烦躁。想去剪掉,又担心自己的黑皮肤瘦脸庞愈发显老。犹豫徘徊了很久,终于在某个午睡起来的下午,冲到理发店当了一回勇士。

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,理发师已经将我的三千烦恼丝彻底腰斩,留下的不过是齐肩短发,看起来简单却不缺乏精神。走出理发店的那一刻,似乎脱掉了一身盔甲般,浑身轻松惬意。

我想起春节前,给外婆打扫房子。和所有的老人一样,外公外婆集怀旧和节俭于一身,大到断腿床,小到发了霉的筷子,样样都舍不得丢。经年积累,三间老屋塞得连人转个身都困难。我们家几个姨都是能干之辈,在一番软硬兼施,勉强挣得二老的同意后,便挽起袖子开始大扫荡了。

大半天的功夫,破衣烂褥在大火中告别尘世,断腿床变成了一尺来长的柴火,不用的家具,农具,统统在二老不舍的目送下去了垃圾场。也就是这一场忍痛割爱,让三间老屋重新回归窗明几亮。

这都是减法的力量。

我是一个有梦想,并且梦想很多的人。这些年,也正是因为梦想太多,无法样样兼顾,导致四十了还一事无成。现在想想,颇为年轻时的好高骛远而懊悔,若当年肯丢弃几样,保留一两样自己擅长的坚持下来,今日,怎么也应该有一样能拿得出手吧!

有时候会怀疑,从四十岁开始专心,会不会太晚,就算我能活八十岁,人生也已经去了一半,剩下的这一半,还有大部分是风烛残年。但是摩西奶奶的精神,一直飘扬过海地填补着我的自信,她老人家八十岁尚且能够活出独特的风采,四十岁的我又有何不可。于是决定,如给外婆清理房子般,忍痛割爱丢弃一切多余的。我坚信,淘洗一番后,还不忍掉丢的那一样,就应该是我内心真正喜欢的。如此,我便可以集中时间和精力,来与剩下的那一样痴心相恋了!

上一篇:怀樱
下一篇:冬末随笔
你可能感兴趣的